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五十章 来得好!(6300字)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江苍话落,小青年听到以后,想了想,不但没有害怕、拒绝,反而想着自己要马上见到只听说过‘外号’的大哥们了,便更为激动的坐到了车里。

    ‘那些大哥都要请江苍哥吃饭..’

    小青年坐在车里,是激动的不行,觉得江苍大哥太厉害了!

    自己要是真的能跟着江苍哥,相信绝?#38405;?#31216;霸他们学校,让学校外面天天扎堆的社会青年都害怕自己!

    “走。”江苍见着小青年进来,就和小李招呼了一声,想去就去吧,不就多个人吃顿饭嘛,就算今天是那几位大哥请客,相信他们?#19981;?#35831;起一张不大的肚皮。

    只是随着汽车启动,车窗摇上来。

    放在副驾驶上的热包子香气,是透过了塑料袋飘散了整个车内,满满的肉馅香味。

    小青年闻着,是早上真的没吃饭,当之前的激动兴奋过后,肚子就有点饿了,眼神不时瞄着前座的包子。

    江苍见了,则是想着他早上买早餐的钱,是不是都用来坐车学武来了?

    要是这样,那还真的是风萧萧兮易水寒,这小青年是抱着鱼死网破,不死不立的心思来了。

    “饿了就说,命是自己的。”江苍探手把副驾驶的包子拿来,递给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小青年,“正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吃好。等吃完了,一会下车也要多跑几圈。”

    江苍说着,靠在了座椅?#24076;?#36305;跑步,消消食。中午吃高价饭,得空出来肚子。不能吃少了,让人家觉得咱们不给他们面子。”

    “好..江苍哥..”小青年搓了搓手,实在是饿得不行,腼腆了一会,就开始吃了。

    但他吃了三个巴掌大的包子,半饱,就不吃了,也是听江苍的话,中午高价饭还等着,肚子不能吃太饱。

    也是学着江苍,自己怎么和道上的人打交道?

    总结一点,他感觉就是要多吃。

    尤其他也不知道这对?#27426;裕?#21453;正他感觉自己听江苍大哥的就行了。

    而江苍见到他不吃了,也没劝他什么,而是拿出了秘籍、翻开,指着上面的字迹、小人画,“这秘籍不适合你,要是想学了,别跟着上面的练。过几天?#19968;?#35201;来这里一趟,就在武馆里跟着学吧。这正规。”

    “我知道了..”小青年听到江苍哥所言,不让自己跟着残缺的秘籍练,那就不练,是深信不疑。

    这就像是一个人获得了一本自己都不相信的‘残缺筑基功法’,然后想以这样的功法,投石问路,作为见面礼,?#23588;?#37117;是化神期高人的修真门派。

    可这时,天生异象、空间破碎,功德之轮加持,天上下凡了一位大罗金仙,说这功法不适合自己。

    那这人只要不傻,肯定是相信这位出场都牌面震天的大罗金仙了!

    所以,小青年是等着安排,也感激江苍帮他联系武馆的事。

    更期待着跟着江苍大哥混,再见见那些传说中的道上‘大哥!’

    就算是自己到时候?#21916;?#30528;,人家也不认识自己,但回头给同学们说说,那也是一种‘显摆’!让人佩服羡慕!

    而随着车往市里面去。

    经过了十几里路程、大街,来到了李老板的茶铺。

    时间来到了上午十点。

    江苍看到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才到十二点的饭局,便让小李带着小青年去西头买?#35835;耍?#26159;真的没有骗他,买匕首就是让他用来防身的。

    让他知道和那些个人吃饭,谈不好了,说不到一起了,是真的能掀桌子砍人。

    这真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自?#22909;?#26377;危险感觉,就像是一场普通饭局,但小心总是没有错。

    只是,和李老板闲扯一会,喝点茶,等小李两人回来以后,瞅瞅表,再添两壶茶聊聊。

    等时间来到了上午十一点十分左右,离出发还有三四十来?#31181;印?br />
    这时,江苍正在喝着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感知一动,发现西边出现了一股‘敌意’,是直向着自己这边来的。

    再这人走近约莫九十米的范围。

    江苍神识一扫,‘看’到这人约莫三十上下,身材壮硕,穿着休闲装,体质为‘3.2’,走路之间双?#20013;?#25670;,隐隐约约好似护着?#30446;凇?#20391;腰。

    看这架势,是个练家子。

    起码他是有一种‘防备心理’一直存在,身上还带着隐约煞气,手里是有人命的,就像是他怕被人打‘黑枪’一样,才下意识护着自己要害。

    同时,江苍见到这人?#21543;?#21448;有敌意,却无任何危险。

    想了想,那等着,看看这人是干什么来的。

    而西边街头的那人,确实是奔着江苍来的,皆因江苍未来这条街之前,他是这条街的‘第一高手’,也是附近地下拳台的‘拳王!’

    但是他这两天,却听到了‘江苍的名号’,还传的很广、很狂,号称‘以一敌百!’

    有好事的人,还拿他与江苍比?#24076;?#35828;江苍?#20154;?#33021;打,要去地下拳台,这拳王就要‘?#23383;鰲?#20102;。

    那这人身为连续一年、十二届的‘拳王’,又听闻道上最近有人的风头盖过自己,说实话,他心高气傲,真的有点心里别扭,想去瞧瞧那高手什么样,有?#25991;?#32784;比自己厉害?

    尤其几位老大请‘以一敌百、高手江哥’吃饭的事,是传遍了好几条街道。

    包括江苍在李老板店面的事情,他也打听到了,可谓是有备而来,今个就是来截江苍,过来试试手的。

    算是饭前的‘切磋。’

    而大街?#24076;?#36825;拳手思索着,瞧见茶叶?#25506;?#20102;,也顺了顺心思。

    再几步走近,他拐进了茶叶铺,扫视了一圈想要过来招待自己的李老板三人,最后把目光定在了?#20961;?#30340;江苍身上。

    “这位朋友就是这两天传的江哥吧?”他说着,指了指西头,“孙坊。我在西边打擂台,连打了一年,算是朋友们抬爱,封个拳王。但最近听到江哥的名号传过来了,有点好奇,就特意过来看看。”

    “我有什么名号?比不得拳王。”江苍把茶一放,见到这人不抱拳,不报礼,还有敌意,是真不想搭理他。

    什么拳王,不就是自己一手的事情。

    只是路走多了,?#22534;?#30340;人都有,看着这?#31383;?#30340;人,不奇怪。

    但这里要不是热闹大街,而是三国乱世。

    单单这?#20667;?#24847;朝着自己,自己还品什么茶,回什么话,都直接拿刀架着这拳王问问章程了。

    可这样一想,让旁边不明白自己‘危险感知’的李老板等人看来,自己好像也不讲‘理?’

    “孙师傅。”江苍想归想,还是起身抱拳一礼,又偏头望着小李,“点到了,早点去,别让王哥他们等着咱们,不好看。”

    “这点还早。”孙坊是望了望屋内的表,学着江苍一还礼,笑着道:“我听说是十二点到地方,现在才十一点半不到。我?#31383;。?#27743;哥咱们还能再聊一会。”

    “聊什么?”江苍回了一句,又让小李、小青年出去开车。

    “江哥..”虽然小李他们也看出这拳王像是找事,但顿了顿,还是很听话的出去了。

    “我和您不认识。”江苍又道:“不能为您聊着,让朋友久等吧?”

    ?#38712;?#20204;现在不就认?#35835;耍俊?#23385;坊说着,见到小李两人走出,又见江苍要从自己身边走过,却伸手一拦,意思明白,大家都是练武的,切磋一下,再吃饭不迟。

    但江苍却直直走过,又突然手掌一拨他的胳膊,擒着他的手腕一扭。

    顿时,孙坊怕害怕手腕扭着,影响自己往后的拳赛,便猛地抖?#20013;?#21170;,但也一个?#24590;模?#36864;了一步,把路给让出来了。

    “承让。”江苍回身一捧手,感知李老板没危险,就上了车子,关了?#24471;牛?#21644;他之前拦自己一样,意?#24049;?#26126;白,他不行,耽误不了自己的饭程。

    而?#20154;?#22346;从茶叶铺追出来,‘嗡嗡’车子启动,也开了出去。

    ?#23433;藎 ?#23385;坊见了,朝着车子离去的方向低骂一声,又稍微偏头看了一眼李老板,感觉自己刚才有点丢人,拦人没拦着,还差点摔了一跤。

    可这里是?#36136;校?#20182;想了想,也没有再找不是正主的李老板事。

    但说实话,江苍也是真没给他面子,还他的见人无礼,就是让他丢人的。

    因为他来这里,就像是武馆之间的切磋、‘踢馆’一样,说?#29616;?#20102;,可以下死手。

    说轻了,就是平常搭搭手,完事,让踢馆的人,或者被踢馆的人,心里知道,‘哦,原来我武艺不?#23567;?#36825;就完了。

    就如自己之前去张师?#30340;?#37324;,就是这样,很客气,省得让人?#26885;?#20250;。

    可是。

    随着车?#26377;?#30528;。

    自己正在车内休息的时候,却明显感觉这人的‘敌意’更重了。

    或许,是那孙坊真感觉他厉害了,当了一年拳王,手里打死了几条人命,便傲气收不起来,受不了这‘窝囊气’,非得找自己还回来?

    那这睚眦必报,很对。

    江湖中人,当得如此。

    江苍想了想,要不是等会有饭局,?#30001;?#36825;里是闹市大街,不用他来找,自己就会先找他去。

    而孙坊想的和江苍差?#27426;啵?#20182;也觉得这里是大街人多,没法施展什么杀?#26657;?#26368;后才落败的,比的本来就不公平。

    这输,不算输,不算数,得去正规场所练练。

    不过。

    江苍的车子走了,他也知道江苍是去参加几位大哥的‘茶话会’,就没第一时间追。

    虽然他上头的老板不怕这些大哥,自己可以过去捣乱,但规矩?#24076;?#20182;觉得还是过会再说好。

    这空隙,正好先和老板说说这事,排个?#28909;?#20877;等着江苍吃着饭的时候,有几位大哥见证,他下个‘战贴’,相信江苍会接的。

    同时。

    在孙坊不服输,一边和自己老板打电话安排,一边打车追江苍车子的时候。

    再半里外。

    五层高的平阳酒楼,今个楼底下是停了好几辆高端轿车,还有几位看似像是保镖一样的人,坐在车里,扫视四周。

    皆因,今日是几位市区的大哥摆场,联手开了一个‘茶话会’,邀请这两天名号响亮的‘江哥。’

    这是‘私人’聚会,当然要有人把守,省得有人过来捣?#25671;?br />
    并且这几位大哥请江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这位‘过江龙’想干什么,或者称称斤两,不会动刀动枪。

    毕竟,茶话会嘛。

    这同学朋友聚会、学术讨论、文艺座谈,婚庆之类的都是茶话会。

    这年头很时髦。

    起码江苍昨日见着馆主与张师傅,还有李老板等人,都是小凳子一摆,茶具一?#24076;?#33590;叶一烫,就差手里再搓个珠子,那气派人的场面是齐活了。

    而随着酒楼门口的街道上行驶来了一辆车子,江苍从中走出。

    五楼一个百平米的大包间内,站在窗户边的王哥望了望楼下,就向着屋内桌旁的几位大哥道:“人来了,让楼下做菜吧。等酒席摆?#24076;?#21681;们吃着说着吧?”

    “你的事。”一位老者叼着烟,屋内四周站成的一排手下中,走出一人,给他点?#24076;?#38382;问这位江师傅是不是哪个门派里的人,真正行走这世道的武林江湖人。别得罪了,咱们都不好过。”

    ?#20658;质?#35828;得对。”旁边一位壮汉接话,“你也知道这很多门派,上头都有关系,黑白通吃,弄咱们,就像是弄小鸡仔一样。”

    “所以我才叫几位哥哥、叔叔伯伯过来。”王哥摇了摇头,又望着旁边站着的老三。

    而平常拽的像是二五八万的老三,在这包间内,一群大哥面前,就像是?#36215;?#19968;样,不敢吭气,光站着。

    ?#35805;?#27861;,这事是出在他身上。

    王哥现在是保他,这些大哥的意思是办他。

    但说到底,一切都是看江苍的意思,看江苍是不是门派的人,他们所说的武林江湖中人。

    “能和事就和事吧。”王哥是见过江苍的身手,回想起来,还是惊惧,“?#19968;?#22312;这地面住着,江苍在旁边住着。不管他是不是什么门派的人,我是真的害怕..”

    “你先别慌。有探路的石头。”一位青年敲了敲桌子,扬起了手机,“刚才吴老板来电话了,一会儿那个很能打的孙坊会来这,向江苍下战贴,邀请江苍去拳台打一场。这样他是不是真的能打,和咱们这的拳王练一练,不就全测出来了?”

    “这事和咱们没关系。”老者抽着烟,“是吴老板和江师傅的事,你别掺和。咱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万一江师傅是门派的人,就你这句话,这事,牵连到我们了,我得和你爸说说,让你哥回来管家里生意。”

    “二伯..我..”青年支吾一句,不吭气了,可也心里松了一口,知道自?#22909;?#20570;错。

    因为这几位大哥和自己二伯都默许了,没阻拦,很明白的意思,大家都不想惹事,不想牵连这事,也不好拒绝地下拳场那边的吴老板?#23567;?#23385;坊过来下战贴。’

    那么,大家都默许算了,?#20154;?#22346;一会来了,一块吃饭,不差什么。

    且更重要的一点,他们也想看看江苍的身手如?#21361;?#27605;竟眼见为实,这孙坊只要下了战贴,过两天正好成全了这件事。

    只是这些大哥还不知道孙坊之前和江苍见过了,还记恨着江苍了。

    同样,江苍也一直等着吃完饭杀他。

    不然,他们还真的不敢?#39068;?#20154;放进来,破坏了愉快的吃饭、喝茶气氛。

    可不管他们在屋内怎么说。

    江苍在楼下报了姓名,又带着小李二人,跟着一位大堂经理,坐着电梯,来到了五楼。

    再朝大包间内一扫。

    江苍看到屋内桌旁八人,王哥?#33485;?#22352;着,吞云吐雾的抽着烟,闲聊着。

    并且他们带手下归带手下,整排三十二人气场吓人。

    但都没有带枪,或者他们帮会、社团里面的没有枪,这谁也不知道。

    只是这年头,说混道上的大哥?#35805;?#33258;制、?#26519;?#30340;枪械,这更没人信。

    反正不管咋样。

    这些人谈话吃饭的规矩,比那个拳手孙坊齐整。

    江苍见了,?#33485;?#38376;口整了整?#36335;称?#20102;,才带着同样整理好?#36335;?#30340;小青年与小李过去。

    不过,唯一让自己不顺心的,是那个孙坊?#33485;?#26397;着这个地方赶来,如今都快到了楼底下。

    估计是他真的气不过,一路跟着自己车子追上来,准备‘报仇’了。

    江苍一边朝包间走着,一边朝楼下望了望,神识扫过,穿过四层楼层水泥,望向了刚进门的孙坊。

    但如今吃饭喝茶要紧,等会再说。

    尤其在自己走到包间前的时候,门口值守的两位大汉,‘敲了敲’门,也把房门打开。

    再走到门前,朝屋内望去,和自己之前见的一样,四周人站着,中间桌子摆着,王哥等人坐着。

    “江师傅来了!”他们见到江苍走进,是笑着起身,由王哥挨着介绍了一下,这片区内几十条街道的管事老大。

    且每说一个人名,江苍是回礼笑着,大家都客气。

    可旁边跟着的小青年,当听到这些传闻中的名号,却是激动不已,东瞅瞅西看看,还看到了墙角站着,看似比自己还‘安静、胆小’的老三。

    如果形容,小青年就觉得如今的老三像是做错事一样,被老师罚站到了墙角。

    而等众人相互认识完,落座,小青年和小李在旁边站着。

    老者是先开口,像是闲聊一样,向着江苍道:“江师傅是习武之人吧?我认识?#25105;?#38376;的一位朋友,不知道江师?#31561;?#35782;不认识。”

    “我是习武,但却不怎么出门。”江苍抱拳,“而江苍习得是鹰爪拳,讲究的是硬架硬打。诸位师傅?#28909;?#25552;起武,那可曾听闻?”

    “鹰爪拳?”

    “硬架硬打?”

    众人听到这名字倒是一愣,也是这世界关于鹰爪拳的事情,还真的?#27426;啵?#26368;出名的还是太极、?#25105;猓?#20843;卦之类。

    但硬架硬打他们是知道,?#24605;丁?#23849;拳、太极的锤法,?#25105;?#30340;熊形之类,都是硬架硬打。

    而江苍见到这些人朦?#20160;欢?#30340;样子,就知道说了白说,可也知道这个灵气世界的武术体系或许不一样,总会多多少少与现?#24471;?#27966;不同。

    “江师?#21040;步?#20160;么是鹰爪拳..”众人虽然没有没听过,但还是让江苍?#27493;玻?#35828;说,很给面子,没有抛下不提。

    若是平常的武师见到可以传扬自己拳种的机会,相信都会说的,确实是给面子。

    只是这个时候。

    江苍却回身朝门口望去。

    随着‘嗒嗒’脚步声,孙坊走到了房门口,并且那几名门口手下也没拦着他。

    “这位江哥,咱们又见面了。”他笑着走进来,朝着诸位大哥一抱拳,又望向了江苍,“一起吃饭?我给你说点事。”

    “说事?”江苍见到这人真跟来了,又瞧见这几位大哥回礼的样子,倒是明白了一些,也笑了,“你还真敢来?我正准备吃完饭找你说事。”

    ‘他们认识?有过节?’众人听到这一茬,是心里也明白?#35835;耍?#30693;道自己?#39034;?#21150;差事了。

    但如今箭在?#30097;希?#20182;们?#35805;?#27861;,不说话,看这两位怎么说。

    “有什么不敢的?”孙坊听到江苍说话没头没尾的,倒是不知道江苍是想杀他,反而是说着自己来这的目的,“刚才大街上人多,咱们都没有放开手。所以我来这的目的,就是想请这位江哥去拳台打一场。”

    孙坊说到这,也和江苍一样笑了,?#26263;让?#22825;到拳台,咱们再好好?#32570;齲?#24076;望江哥到时候还能和现在一样坐着吃饭。”

    “择日不如撞日。”江苍是扫视一圈,起身抱拳道:“诸位师傅?#28909;?#20063;想知道江苍练的是什么拳,那好。这地都是自己人,孙师傅想必能放开手脚,那咱们就在这比吧,比完江苍再好好和诸位师傅吃饭。”

    “在这打?”孙坊挑?#36857;?#27668;笑一声,一扯外?#22766;?#26049;边一扔,活动了一下脖子,勾了勾手,“来!”

    “拳脚无眼。”江苍朝着孙师傅一抱拳,“孙师傅小心了。”

    话落。

    江苍进步一踏,十二米距离瞬至,单手?#20667;?#26397;着孙坊的头顶砸去!

    顿时,孙坊只感觉眼前一花,劲风袭来,下意识脑袋一偏,抬起两条胳膊成十字一架。

    但随着‘嘭’的骨骼碎响,回荡屋内。

    江苍手?#23545;叶?#20102;他的两条胳膊,让他胳膊成反向扭曲,骨刺倒出皮肉!

    同时,江苍数?#38047;?#21147;未减,又‘?#38738;輟?#30776;碎了他的左侧肩膀锁骨、胸口,扎穿了肺腑心脏,使得他半个身子的骨骼扭曲,一米八多的个子平?#35013;?#20102;小半截,在巨力之下,‘咚’的一声双膝跪着地面,又仰面栽倒,瞬间没了声息。

    “诸位师傅。”

    而江苍见这人死去,鲜血从他骨刺穿透的胸前皮肉内溢出,才转身收手,望着屋内像是?#27966;?#19968;样,所有动作都停止的众人,

    “这就是鹰爪拳的硬架硬打。”

    化三生说

    ?#34892;?#21271;风飘雪fk的打?#20572;「行?#26519;韵风痕的打?#20572;「行?#20070;友20171025172536470的打?#20572;「行话?#34880;星魂1的打?#20572;「行?#35832;位师傅的订阅支持!!!!!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31456;?#23567;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19968;?#32852;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西甲联赛18-19
福建快三555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站 安徽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趋势 1188心水论坛 888娱乐平台 北京pk10对刷什么意思 黑龙江时时彩停了吗 8波篮球比分 云网快乐8 牛牛汽车后处理 五子棋禁手 下载大乐透走势图 山东11选5冷热号 最准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