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197章 溶洞反杀(三)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圣华星正文第197章溶洞反杀“这个狡猾的散修秦华和那个杀手司马婉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让我们拓跋家族这么多人,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还没有抓到他们,真是该死。”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拓跋家族青年男子愤恨的说道。

    在青年男子旁边有一名炼神期八层的少女模样的女修士,她听了青年男子的话后,说道:“好了不要抱怨了,那个秦华和司马婉两人的实力非常厉害,家族已经有四位元婴期长辈死在他们二人的手?#24076;?#25105;们还是祈祷不要碰到他们为好。”

    其他四个炼神期的修士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后,分别加入了两人的阵营当中,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个不停,犹如是信步在菜市场一般,没有为他们自身的处境而感到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

    走在最前面的那名元婴期二层的修士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听到身后这些小辈的争吵声,暗暗的叹道。

    “这些家族的年轻一代都是温室里的花朵,常年在家族的呵护之下竟然连一点点危机感都没有,这对于我们拓跋家族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隐患。这次回到家族必须要给家族长老建议,要让这些家族年轻弟子们好好的历练,让他们明白修真界的残酷与血腥。”

    中年男子想到这里,恨铁不成钢的回头看了身后的六名年轻弟?#21491;?#30524;,正要开口呵斥,却突然发现他们的争吵声戛?#27426;?#27490;,眼睛也瞪大老大,直?#29409;?#20013;一个弟子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之后,他才发现了事情?#27426;?#21170;。

    中年男子看到这里头皮一阵发麻,?#21040;?#19968;声不好,就要一边?#28860;?#19968;边取出传音玉牌报信求救,但是他才刚刚挪动脚步,一把锋利无比且没有任何灵光的长剑,?#22238;?#30340;从他的后背穿出,将他的心脏捅了两个?#35813;?#31391;窿,剑尖直接从他的前胸冒出。

    中年男子肉身的生机顿时如同是流水一般快速的流逝,丹田中的元婴发现不妙,正要逃窜,突然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给死死的抓住,然后中年男子的元婴就看到一张长满狰狞牙齿的大嘴?#20572;?#21520;出了一根根金色线条,将他元婴中的所有意识瞬间灭杀的干干净净。

    司马婉将自己灵剑上的一点血迹,在地上躺着的一名拓跋家族的炼神期子弟身?#21916;?#20102;擦,然后和秦华一起将战场快速的打扫完毕后,又跟着小狼去寻找他们要猎杀的下一个目标。

    拓跋家族在新洲上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三品家族,很多修士因为害怕拓跋家族的?#23631;Γ?#25152;以大部分都会选择隐忍,拓跋家族的大部?#20013;?#22763;也因此都非常的?#26223;?#33258;满,都有一种唯我独尊的?#26049;礁小?#32780;这些进入溶洞追杀秦华的拓跋家族的修士们,大部分也都是这?#20013;?#24577;。

    在一条?#25163;毕?#21069;的溶洞中,一名十分有韵味的少妇,一脸不?#22836;?#30340;对着她身前一名身穿白衫的中年男子说道。

    “风哥,不就是一个元婴期一层的散修么,有必要让家族几乎所有的元婴期修士都出动吗?就算那个散修秦华的实力比一般元婴期一层的散修要厉害那么一点点,不也还是一个散修,真是大题小做。”

    那个被中年女子成为风哥的白衫男子听了女子的话后,回过头来对着女子微微一笑说道:“金莲,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个散修秦华,我们拓跋家族在这几天的追捕过程中,已经死了好几个元婴期修士了,并?#20197;?#23156;期六层的拓跋剑少爷也在此人手中吃了亏。”

    女子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拓跋剑少爷也说了,那是因为他一时大意,以为散修秦华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才被此人无耻的偷袭得手。那几个在追捕路上死掉的元婴期修士,也不知道这个散修秦华用了什么卑鄙的手?#21361;?#21453;正我是不相信他一个元婴期一层的散修,和一个半吊子杀手能够斩杀我们拓跋家族的元婴期修士。”

    白衫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正要再次苦口婆心的劝解女子不要大意,突然一个黑影在女?#30001;?#21518;一闪,然后就有一股腥风阴面?#27515;礎?br />
    白衫男子被吓?#27809;?#36523;一阵发毛,他本能的就要一拍储物袋将自己的灵宝长剑祭出来,但就在此时,一把毫无灵光且锋利无比的长剑?#22238;?#30340;出现在他的?#26412;?#22788;,绕着他的?#26412;?#21482;是轻轻地一转,他的脑袋就立马搬了家。

    与此同时,一只带着金色线条的毛茸茸的爪子直?#29369;?#20837;了白衫男子的丹田之中,就将他元婴期四层的元婴给牢牢地抓住。

    抓住白衫男子元婴的正是小狼,他将自己大大的狼嘴巴向后咧了咧,人性化的嘲笑了一下白衫男子的元婴后,就张开嘴巴吐出了一根根金色线条,射中了白衫男子的元婴。

    元婴在被小狼的金色线条击中后,?#27426;?#30340;在小狼的爪?#30001;?#30171;苦的挣扎着,但是它无论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小狼的爪子,直到元婴上再也没有残留任何神魂印记后,小狼才将元婴叼在口中。

    被称作金莲的女子在白衫男子刚刚发?#20013;?#29436;时候的惊?#30452;?#24773;吓了一跳,她见白衫男子如临大敌一般就要祭出自己的武器,连忙一边回头向后看去,一边也和白衫男?#21491;?#26679;,一拍储物袋想要先祭出自己的灵宝长剑。

    但是女子的手还没有碰触到储物袋,那只手就被一把灵光闪闪的长剑直接斩落在了地上。

    女子嘴巴一张,就要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却突然看到一个脸上有一道非常难看的刀疤女人,对着砍断她手的那把长剑一指,那把长剑在女?#30001;?#21069;一绕,直接穿透了她的喉咙,让她刚刚到了嗓子眼的声音完全被血液伴随着泡沫喷洒的“嗤嗤”声给完全代替了。

    秦华祭出斩仙剑将白衫男子的脑袋削掉后,紧随司马婉的身后,一把将女子丹田中的元婴给抓了出来,然后对着女子惊慌失措的元婴咧嘴一笑。

    “我们就是你口中说的卑鄙散修秦华和半吊子杀手司马婉,我想这是你第一?#25105;?#26159;最后一次见识我们真正的实力,所?#38405;?#20063;可以没有任?#25105;?#25022;的去死了。”

    秦华说完,就直接运用御神诀将女子元婴中的神魂印记完全剿灭,然后将只有纯净灵气的两个元婴丢进了空间戒指中。

    “不好,有人来了,修为似乎还不?#20572;?#25105;们快走。”

    秦华和司马婉正要打扫战场,突然听到小狼焦急和有些惊慌的声音,立马丢下两具这两具尸体,身影一闪,就跟着小狼消失在了这条?#25163;?#30340;溶洞中。

    十几个呼吸过后,一名元婴期八层的老者冲进了这条?#25163;?#30340;通道中,然后直接来到了战斗现场,当他看到了女子和白衫男子的尸体后,突然趴伏在两具尸体前痛哭流涕。

    “风儿…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竟然…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连元婴都没能够逃?#23547; ?#26159;谁杀了你们夫妻二人,我?#27426;?#35201;将他抽魂炼魄,碎尸万段…啊…”

    老者一阵疯狂的哭喊之后,稍稍的冷静了下来,他对着地上的两具尸体随手一挥,将两具尸体?#25112;?#20102;储物袋中,然后就向着?#25163;?#28342;洞的前方追了上去,但是他用最快的速度一连飞了一炷香的时间,也没有看到任?#25105;?#20010;人影,他一时气急,祭出自己的灵宝长剑就在这条溶洞中一阵劈?#22330;?br />
    而在离老者不?#27934;?#26377;两名元婴期二层和三层的散修,他们正在不懈余力的寻找秦华和司马婉两人的踪迹,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剧烈的轰响声,他们心中一喜,以为发现了秦华等人的踪迹,兴奋的就向着前方冲去。

    但是当他们来到响声传来的地方后,却发现是一个拓跋家族的元婴期修士在疯狂的劈斩这溶洞壁。

    两人见状,一脸谄笑的就要上前询问老者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到老者猛地回过头来看着他们,双眼顿时变得血红一片,他们两个被老者的带着满满杀机的眼神吓?#27809;?#39134;魄散,不由自主的就像后退了好几步。

    白衫男子就是老者唯一的儿子,在经历了丧子之?#20174;?#27809;有找到凶手,他早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当老者看到在这条溶洞中,出现了两个不是拓跋家族的散修后,本能的认为他们和他儿子夫妇的死脱不了?#19978;擔?#23601;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杀念,不管前面两人是不是前来讨好他们拓跋家族的,冲上去就如同是野兽一般,将其中一人徒手撕成了两半,甚至连丹田中的元婴也直接被这一下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剩下的那名散修顿时就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尿了裤子,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般的大声求饶。

    “道?#36873;?#21734;不…前辈,我可是一直都?#38405;?#20204;拓跋家族忠心耿耿啊,从来就没有想过也没有做过任何损害拓跋家族利益的事,求您看在我多年忠心耿耿的份?#24076;?#39286;了我这条狗命吧!”

    老者似乎入了魔一般,对于这名跪地求饶的散修的话不闻不问,睁着血红的眼睛一步步慢慢的向着他走来。

    这名散修早就已经被老者给?#29260;屏说ǎ?#20182;见老者一步步慢慢的向着走来,吓得双腿直发软,躺倒在溶洞的地面?#24076;?#28982;后十分艰难且惊恐的往后退缩,而他的裆部位置,已经将地面给染湿了一大片,还带着一股尿骚味弥漫在溶洞之中,真是多年的勤修苦练出来的修为都修到狗的身上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31456;?#23567;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20800;?br/>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19968;?#32852;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22659;?
西甲联赛18-19
人妖打排球 江苏快3计划分析软件 玩一个冰球俱乐部有多贵 浙江风彩网 一肖中特死公式 两码中特准 最简单的足彩平局技巧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 篮球混合过关要全中 pk10广西快乐10分彩票 与pc蛋蛋类似的网站 58开奖现场直播 南国彩票论坛坛特区 河南快赢481开奖号码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