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25章 别来无恙(一)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与平安从省城过来的一行七人,都是副职,还都是相对边缘一些的厅局或是直属单位领导,那些有实力的领导大多有专车,都是由专车直接送到学习的地方,因此相对而言,这几个人就是平安还算是重量级人物。

    平安跟这些人以前或多或少的打过交道,本着有闲人无闲位置的心思,他一路上和其余六个人说说笑笑。

    走出车站,上了接他们的丰田面包车。赵佳全说这是县里专门派来接站的车,还是借办班的光买的。

    车子到了市里,直接去了大酒店,酒?#24605;?#20026;丰盛。敬酒致词本应由县里领导来说,可莫绍雄和赵佳全两人都推举了张一白,张一白也不?#25512;?#20030;起酒杯:“欢迎各?#36824;?#20020;本市辖县来学习,市里委派我来负责接待你们这期学员。”

    “接待你们是我市的一项政治任务。当然,我也是这期的学员,作为同学,更应该效犬马之劳。”

    平安一开始就?#34892;?#24576;疑,思县两个主要大员不守在县里迎接省里的重要人物,却专程来接他们几个几乎全都是无权无?#23631;?#32988;于无的副职事为了什么。

    经张一白这么一说,平安顿时明白,思县之所以兴师动众,主要是来接张一白副书ji,到车站接自己一行七个,只不过是顺水人情。

    在张一白的倡议下,酒宴热热闹闹地进行了下来。

    酒水很快让大家熟识起来,都是久经?#20339;?#30340;人物,?#24576;?#36807;猪肉都见过猪跑,每个人?#26469;?#25964;酒,说着闲话,一会轮到平安敬酒,他摆了摆手,说:“免了吧,我最不会说敬酒词了。”

    张一白笑,说:“我可不信,你怎么连个敬酒词都说不了,看来?#23631;?#19968;定足够大,我刚刚都说了大半天。”

    平安笑着解释:“哪儿呀,饭局要素:酒,菜,烟,友,女人;饭局规则:让座,劝酒,抢埋单,灌无主的女人;饭局特色:套词,吹捧,忽悠,讲段子,煽情,谈交易;饭局功能:欢聚,求人,恋情,密谋,庆功;饭局境界:豪言壮语,甜言蜜语,嗲声浪语,疯言疯语,胡言乱语,不言不语。我们今天算是同学相逢,要讲究一个细水长流,我这会话多了,今后就没话说了。”

    大家听了平安的话高兴的手舞足蹈哈哈大笑,张一白说:“平安同学还说自己不会说敬酒词,我看就属他说的有意思,这是最好的敬酒词,来,大家喝酒!”

    待轮到赵佳全敬酒时,大?#20063;畈欢?#37202;足饭饱了,他似有意无意地说起了报到的时间。

    屋里的这些人哪个不是厮杀滚爬出来的,聪明的都能将房顶给掀开片瓦不留了,明白赵佳全这是结束酒宴的暗示。

    张一白马?#21916;?#22068;说:“从咱们这里到县里要两个多小时,县里接待还有一大摊子事。赵县长,你就收杯吧。”

    “好吧,执行张shu记的指示精神。”赵佳全?#32536;们?#24847;地说:“今天中午没让各位领导尽兴,晚上我和莫书ji一定补上这顿酒赔罪。”

    陇中所在的城市管辖着三个农业大县,去往学习的那个思县,要途经二个县的公路。公路两侧都是庄稼地,此时正是初夏季节,绿油油的原野一望无际,田里出现农民忙碌的身影。

    平安平时处于繁忙的公务当中,在城里很久没有放松?#37027;?#30475;到这种田园景象了,因此这会一种久违的心境油?#27426;?#29983;。

    但这次同来的几个人都?#20154;?#22823;,?#21482;?#36857;官场社会多年,对什么都?#34892;?#35265;怪?#36824;?#20102;,因此他们对环境没什么感觉,借着酒劲,抱怨省领导?#29615;?#22855;想,让他们来这个贫困县来学习。

    “这是省田shu记对我们这个贫困县的关照,是让你们这些领导干部来扶贫的嘛。”张一白想控制大家的不满:“你们在这里学?#23433;?#26041;便?#36824;?#31995;,县里的书ji县长都在,生活上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解决。这是他们的责任。”

    面对张一白的吩咐,莫绍雄和赵佳全唯唯诺诺地应承着,几个学员也觉得在这几个人面前怨声载道有失体面,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想给基层领导添麻烦,上这儿来学习,县里市里都要出人力物力来接待他们,思县本来就困难,这不是加大人家的压力吗?

    张一白和莫绍雄赵佳全都笑了笑,并没有接下话题。

    平安十分清楚这三个人在想什么,就说:“咱们历来就有机关人员定期要到干校学习的传统,往上面追溯,那时干校都在农村,边学习边劳动嘛,所以到基层很正常。”

    有人听了平安的话?#34892;?#19981;满,张一白看在眼里,说:“平书ji,你说的这可是两回事,之前的干校那会,那是劳动改造,咱们学习这是贴近?#23548;剩?#36148;近生活,贴近群众,是更好的?#35851;?#25191;政党的执政作风。”自己为他们辩言,张一白倒是反过来在抢白自己充当好人,平安心里觉得自己真是狗拿耗子,心里?#34892;?#19981;愉快,嘴上却开玩笑说:?#21834;?#38590;怪张书ji是抓宣传工作出身,对三贴近思想理解得这么透彻。”

    张一白听了打哈哈,笑着说:“还不是跟大?#19968;?#22312;一起嘛,这次一块学习,为了不落后,就多准备了一些理论嘛,这样思想才会有提高。”

    说着话,考斯特正式进入到了思县境内。没开多久,面包车就?#34892;?#39072;簸起来。

    放眼望去,一条延?#22002;?#25240;的砾石路,吞吐在车前的风挡里,而路的两侧再也看不到繁茂翠绿的庄稼,呈现的是满眼灰色碎石的土地,远处出现了骨瘦嶙峋的山脉,长着参差不齐处境艰难的植物。

    莫绍雄读懂了大家内心的想法,说:“你们知道,思县是省里最有名的贫困县,县里有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是大家看到的这种石化土地,左边看到的山脉叫兔崖。”

    “兔崖?怎么叫兔崖?#21487;?#38754;有兔子吗?”有人不解地?#23454;饋?br />
    赵佳全回答说:“上面哪有什么兔子,上面几乎都看不到什么活物。也不知道人们为啥起这个名字,也许是说兔子都不拉屎的意思吧。”

    一行人都?#32842;?#20102;。张一白看大家凝重的表情,说:“这几年上面也出台了各种扶植政策,可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起到的作用并不大。思县只能?#21487;?#38754;的扶贫救济来解决,当然,市县两级政府联系了对等的扶贫单位,但这都是输血?#38382;?#30340;工作,不能解决长?#27573;?#39064;。”

    有了?#23601;?#20960;个领导的话,让众人的?#37027;?#27785;重起来。

    平安倒是不这么认为,?#34892;?#22320;方的领导知道招商无望,短期内自己也出不来成绩,那怎么能有政绩让上面看到,那不就是自己没法尽快的上升?于是就用尽心思的想方设法将自己的辖区给搞成贫困县,为的是要上级拨扶贫款,那样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一些。

    这时有人问:“难道这里就没有什么特色产业?”

    “有啊。”莫绍雄回答说:“这里的石?#22987;?#38887;,?#23630;?#29983;产石灰水泥,可是因为路途的原因,很多项目都搁浅了。”

    石一舟这几年不是在陇中发展吗?石一舟的天方集团里,可是有水泥这一项的。

    心里想着,平安没吭声。

    这时赵佳全接过话头,说:“其实旅?#25105;?#20063;可以发展,虽然这里不是山清水秀,可这里的历史遗迹众多,尤其是一亿五千万年前侏罗纪时代的鱼化石的出土,应该能够吸引国内外专家学者游人的目光。”

    说得好听,一套一套的,可是怎么就不去做呢?

    平安试着用一?#25191;?#20837;的眼光来看待张一白和莫绍雄赵佳全三个人的言辞和思路。

    车上的人这会围绕着发展经济产?#21040;?#26500;链的建立,议论了起来,还想方设法出谋划策,一时间热烈非常。

    议论归议论,都恰似站在台下看唱戏。平安觉得这些都是纸上?#21103;?br />
    不知不觉间,考斯特转过了几个山梁,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一条黑漆漆?#25163;?#30340;沥青公路豁然出现在面前,顺着公路两旁,各种建筑工地也突然冒了出来,从国家一级公路上经常看到的交通指示牌耸立在路边,标着距思县的公里数,还有大幅的广告箱上花枝招展的美女露着耐人寻味的甜笑,一排美术字从美女嘴中流了出来:思县人民欢迎您!

    车里的学员一时间还没有来得?#26263;?#25972;好自己的思维,觉得这一切都是莫绍雄和赵佳全精心设计的。

    这时赵佳全说:“这都是省里这个学员班带来的?#23548;?#25104;果。”

    “在各个方面,上边都加大?#36865;?#20837;,这条公路就是交通厅长在学习期间,把交通部门上下领导召集在一起,在这里开了厅长现场办公会,决定修建三条省级标准公路,还准?#24863;?#24314;一条穿山越岭超近到省城的公路,大多要打隧洞,工程造价极高,可发改委、计委规划厅领导却坚定地支持该项目的实施,因为他们也是该学习班的学员。”

    这时有人?#21917;?#35828;:“你们思县不会是绑架了他?#21069;桑?#36825;些人做了你们的人质,哪有不投资的道理。”

    大家都笑了起来,赵佳全解释说:“这话说的其实很形象,而且说得十分恰当,原本他们只说修三条公路,后来我们就整天磨他们,说三个方向都有了公路,就差省城方向了,修了这条公路,就可四通,四通就可八达。现在省里已经立项,明年就可以开工了。”

    张一白这时说:“这要?#34892;?#30465;wei田书ji的英明领导哇。”

    张一白的?#23433;?#26159;无的放矢,是有根据的,因为事实的确如此,平安心想领导确实是为了贫困县的发展操心劳神。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31456;?#23567;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19968;?#32852;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22659;?
西甲联赛18-19
海南飞鱼开奖给果 吉林快3开奖长春结果查询今天 吉林快三走势图综合板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票 河南快赢481最近30期 山西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双色球中奖投注技巧8+2 香港最准六肖中特 百度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彩票 女人做什么赚钱 生意 单数十狗马 香港赛马会彩票网 新疆时时彩算号方法 足彩进球彩对阵